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西方诗歌 > 正文

今生,我曾与你们一起走过

时间:2019-07-12 10:32 作者:admin

今生,我曾与你们一起走过

你们流安适是一朵漂浮不定的云彩。

每当许巍的《蓝莲花》在我的耳畔响起,我衰老的外表依然会激发波纹。 黑夜里的眼泪终于会被夕阳的毫光沉没。 当你果敢抬起头,额头上垂下的丝丝刘海在年龄的风里轻舞飞腾。

而我却看到了你眼里的污浊与夸姣。

问人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他失恋了。

四初恋,一转瞬就灰飞烟灭。

第一次看到一个大男人在我久远哭得像个孩子,冤枉,压制,不甘,无法,悲伤,嬉笑。

他瘫坐在角落里埋头呜咽。

喝了不少的酒。 连眼泪也布满了醉意。

他喃喃自语:为什么会这样,我起誓自己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她怎样说分别就分别。

还说什么与其找一个自己爱的但不能陪在自己身边的人还不如找一个自己不爱却能给予自己坦然感的可以依赖的肩膀。 当我听到她在电话里说要和我分别的时候,我要瓦解了。 我问她还爱不爱我时,你猜她说什么,她居然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啊。 我真确当场就啜泣得说不出话了……我默默地陪着他堕入长长的沉默里。 夜色笼罩下,一个失恋的男人用泪水倾吐衷肠。

我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语言来抚慰他。

只能舒适地听他倾吐。

咱们就是在爱情里飘流的鱼。

咱们碰到了彼此的真爱,却不知道这份爱情究竟能坚持多久。

咱们不再心愿天长地久。 兴许,曾经领有过便是最美吧。

你在我眼中是最美,每一个微笑都让我陷溺。

堕入爱情里的人总是痴情无悔的。 那些满载着温情的誓词,寻常已难辨虚实。

在爱情里,咱们得到了全部的想象。

当爱情走远,咱们亦无需等候与彷徨。 爱情,原来是如斯真实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