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西方诗歌 > 正文

白居易大林寺桃花简析

时间:2019-07-11 19:28 作者:admin

白居易大林寺桃花简析

  大林寺桃花简析  罗沧  清朝黄周星《唐快》云:只恐此中亦不能久驻,奈何。

唐朝诗魔白居易曾有一回游庐山大林寺,创作了一首纪游诗《大林寺桃花》,其整首七言绝句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白居易在初夏四月期间来到江西庐山大林寺游玩,大林寺在庐山大林峰,相传为晋代僧人昙诜所建,乃是中国佛教著名胜地之一。 这四月时节庐山山下的芳草已经殆尽,然而在大林寺中遇见了一片正盛开的桃花。

白居易由此触景生情,因为惜春而怨恨春去无情,所以原来是对大地春天的错怪。

实际上大地春景并没有归去,不过是转到大林寺里来了。 整首诗将春光描写得生动具体,天真可爱而活灵活现,写出了白居易触目所见的一种亲身感受,突出地展示了白居易发现的惊讶和意外的惊喜,立意新颖而构思灵巧,意境深邃而富于情趣,堪称为唐代绝句中不可多得的一首佳作。   这首七言绝句《大林寺桃花》,创作于唐宪宗元和十二年四月,白居易此时任江州司马,时年为四十六岁。 关于这首绝句的写作情况,白居易在其《游大林寺序》里所云:余与河南元集虚、范阳张允中、南阳张深之、广平宋郁、安定梁必复、范阳张时、东林寺沙门法演、智满、士坚、利辩、道深、道建、神照、云皋、恩慈、寂然,凡十七人,自遗爱草堂历东西二林,抵化城,憩峰顶,登香炉峰,宿大林寺。

大林穷远,人迹罕到。 环寺多清流苍石、短松瘦竹,寺中唯板屋木器,其僧皆海东人。 山高地深,时节绝晚,于时孟夏月,如正二月天,山桃始华,涧草犹短,人物风候与平地聚落不同。

初到恍然若别造一世界者,因口号绝句云。 既而周览屋壁,见萧郎中存、魏郎中宏简、李补阙渤三人姓名。 因与集虚辈叹且曰:此地实匡庐间第一境。

由驿路至山门,曾无半日程。 自萧魏李游,迨今垂二十年,寂寥无继来者。 嗟乎,名利之诱人也如此。 时元和十二年四月九日,太原白乐天序。

唐朝贞元年间进士出身的白居易,曾官拜秘书省校书郎,官职一直升为左拾遗,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了。

哪知在几年京官生涯里,由于直谏不讳而冒犯了权贵,遭受到朝廷异己的排斥打击,于是被贬谪为一个虚职江州司马。 这时白居易也创作了一首《琵琶行》,曾面对琵琶女发出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沧桑感慨。

这一种沧桑的感慨,也自然而然地融入在《大林寺桃花》的意境中,使这首纪游诗染上了一种逆旅沧桑的隐喻色彩。

  刘永济《唐人绝句精华》云:此诗亦以见诗人所感有与常人不同者。

《望江南》词有百舌无言桃李尽,柘林深处鹁鸪鸣,春色属芜菁之句,《鹧鸪天》词亦有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之句,皆与白氏此诗用意相同,可以互参。

在这首七言绝句《大林寺桃花》中,白居易不但用桃花来代替抽象的春景,将春景写得具体可感而形象美丽,而且还将春景进行拟人化描写,将春景写得好像真是有脚一样,从而达到了一种至高的艺术境界。

白居易把自然界的春景描写得得生动具体,天真可爱而活灵活现,假如白居易没有对春景的无限留恋和热爱,没有一颗天真无邪的童心,是无论如何都写不出来这种美景来了。 白居易这首诗歌《大林寺桃花》的好处,不但正在于立意新颖巧妙,构思灵巧而语意雅趣,而且启人神思又惹人喜爱,从而表达了白居易一种心旷神怡的思想情怀。   清朝宋长白《柳亭诗话》云:白香山与元集虚十七人游庐山大林寺,时已孟夏,见桃花盛开,乃作诗曰:人间四月芳菲尽……梅花尼子行脚归,有诗曰:着意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

归来笑捻梅花嗅,春花枝头已十分。

二绝可谓得禅机三昧矣。

这一首七言诗歌《大林寺桃花》只有四句,从内容到语言都好像无任何深奥奇特的地方,只不过是将山高地深,时节绝晚和与平地聚落不同的景物时节,做了一番随便的描写与记述。

然而这首平淡自然的绝句《大林寺桃花》,却写得意境深邃而富于情趣。

第一二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乃是写白居易登庐山时已经到了四月,正值大地已经春光归去,芳华已经落尽的时节了。

然而不期在庐山大林寺里,可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春色,却是一片盛开的美丽桃花。 我们由第三句长恨春归无觅处可知,白居易在登临庐山以前,就曾为春光的匆匆不驻而怨恨,有些恼怒而失望了。

因此当这一片未料到的美丽春景直入白居易的眼界时,可有一种令人感到无比的惊异欣喜。

白居易想到自己曾因为惜春和恋春,以至怨恨春去的无情,从而将大自然的美丽春景描写得莺歌燕舞了。   白居易这首诗歌《大林寺桃花》,唐宋时期先后遭到许多诗家的质疑批评,既然是人间四月芳菲尽了,何来山寺桃花始盛开呢?好像不太符合自然界的具体规律,后来经过宋朝学者沈括的具体考证,实地证明了白居易诗中所描写的景象准确无误。 宋朝沈括在其《梦溪笔谈·药议》里所云:古法采草药多用二月、八月,此殊未当。 但二月草已芽,八月苗未枯,采掇者易辩识耳,在药则未为良时。 大率用根者,若有宿根,须取无茎叶时采,则津泽皆归其根。 欲验之,但取芦菔、地黄辈观,无苗时采,则实而沉;有苗时采,则虚而浮。

其无宿根者,即候苗成而未有花时采,则根生已足而又未衰。 如今之紫草,未花时采,则根色鲜泽;花过而采,则根色黯恶,此其效也。

用叶者取叶初长足时,用芽者自从本说,用花者取花初敷时,用实者成实时采,皆不可限以时月。

缘土气有早晚,天时有愆伏。 如平地三月花者,深山中则四月花。 白乐天《游大林寺》诗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盖常理也,此地势高下之不同也。 始筀竹笋,有二月生者,有三四月生者,有五月方生者,谓之晚筀;稻有七月熟者,有八九月熟者,有十月熟者,谓之晚稻。

一物同一畦之间,自有早晚,此物性之不同也。

岭峤微草,凌冬不凋,并汾乔木,望秋先陨;诸越则桃李冬实,朔漠则桃李夏荣,此地气之不同。

一亩之稼,则粪溉者先牙;一丘之禾,是后种者晚实,此人力之不同也。

岂可一切拘以定月哉。 宋朝沈括由此考证了在人间四月芳菲尽时,为何还山寺桃花始盛开呢?乃是因为缘土气有早晚,天时有愆伏的差异所致,所以才有如平地三月花者,深山中则四月花的景象出现,从而得出是盖常理也,此地势高下之不同也的结论力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