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西方诗歌 > 正文

品味平凡生活,当好自然之子

时间:2019-05-25 09:15 作者:admin

  ★、分手之后的那段时间,你总是更改着个签,我知道是写给我的。没过多久,你不再更改,我知道你心里不再有我了  ★、举得起放得下的叫举重,举得起放不下的叫负重。可惜,大多数人的爱情,都是负重的。

★、刚才办登记手续的时候工作人员看了我一眼,问我怀孕了嘛给您办理了靠近紧急出口的位置,不清楚的事项看登机牌背后的紧急出口须知我说好啊,谢谢。★、梦见我怀孕了,不知道的情况下搬了两箱重物,肚子疼,一直担心保不住。后来是上山玩,一个破旧的寺庙,虹进去看,我觉得有点诡异,说不要看了,走吧。★、我大宝意外怀孕是男孩我妈带起来的,二宝意外怀孕不想要,老妈说生吧我给你看,结果又是男孩,我妈给带,累的时候就各种埋怨,我说你答应我的给我带,哈哈★、一朋友意外怀孕了想要孩子想结婚对方不要小孩不想和她结婚我这朋友眼瞎这几年把自己给荒废了这小男生很渣压根就是玩玩而已一个巴掌拍不响认清就赶紧离开啊★、我跟我妈說:如果哪天我怀孕了,我就不做这行了我妈說:恩,像是妳干的事。

品味平凡生活,当好自然之子

  品味平凡生活,当好自然之子【品味平凡生活】刘晓云的经历颇为特别。 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她到巴黎闯荡。

一个中国姑娘,置身于世界艺术之都的浪漫,心情当然很兴奋。

那些年里,我两次去巴黎,看见她忙于找房子,开画廊,一付扎根巴黎搞事业的劲头。 何尝想到,若干年后,她一头钻进法国南部阿尔卑斯山麓,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镇定居下来了。 按照常理,一个中国人到法国,就好像从乡村来到都市,图的就是都市的繁华,刘晓云一开始想必也是如此。 可是,结果却是在法国的偏远乡村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日子比在中国还冷清得多,并且义无反顾,心满意足。 这不是很特别吗?当另一个生命,一个陌生得连名字也不知道的生命,远远地却又那么亲近地发现了你的生命,透过世俗功利和文化的外观,向你的生命发出了不求回报的呼应,这岂非人生中令人感动的幸遇?【当好自然之子】人,栖居在大地上,来自泥土,也归于泥土,大地是人的永恒家园。

如果有一种装置把人与大地隔绝开来,切断了人的来路和归宿,这样的装置无论多么奢华,算是什么家园呢?人,栖居在天空下,仰望苍穹,因惊奇而探究宇宙之奥秘,因敬畏而感悟造物之伟大,于是有科学和信仰,此人所以为万物之灵。 如果高楼蔽天,俗务缠身,人不再仰望苍穹,这样的人无论多么有钱,算是什么万物之灵呢?人是自然之子,在自然的规定范围内,可制作,可创造,可施展聪明才智。

但是,自然的规定不可违背。

人不可背离土地,不可遮蔽天空,不可忤逆自然之道。

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此之谓也。

一位英国诗人吟道: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

创造城市,在大地上演绎五彩缤纷的人间故事,证明了人的聪明。 可是,倘若人用自己的作品把自己与上帝的作品隔离开来,那就是愚昧;倘若人用自己的作品排挤和毁坏掉上帝的作品,那就是亵渎。 人类曾经以地球的主人自居,对地球为所欲为,结果破坏了地球上的生态环境,并且自食其恶果。 于是,人类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 反省的第一个认识是,人不能用奴隶主对待奴隶的方式对待地球,人若肆意奴役和蹂躏地球,实际上是把自己变成了地球的敌人,必将遭到地球的报复,就像奴隶主遭到奴隶的报复一样。

地球是人的家,人应该为了自己的长远利益管好这个家,做地球的好主人,不要做败家子。

在这一认识中,主人的地位未变,只是统治的方式开明了一些。

然而,反省的深入正在形成更高的认识:人作为地球主人的地位真的不容置疑吗?与地球上别的生物相比,人真的拥有特权吗?一位现代生态学家说:人类是作为绿色植物的客人生活在地球上的。

若把这个说法加以扩展,我们便可以说,人是地球的客人。

作为客人,我们在享受主人的款待时倒也不必羞愧,但同时我们应当懂得尊重和感谢主人。 做一个有教养的客人,这可能是人对待自然的最恰当的态度吧。

我们应向一切虔信的民族学习一个基本信念,就是敬畏自然。

我们要记住,人是自然之子,在总体上只能顺应自然,不能征服和支配自然,无论人类创造出怎样伟大的文明,自然永远比人类伟大。

我们还要记住,人诚然可以亲近自然、认识自然,但这是有限度的,自然有其不可接近和揭穿的秘密,各个虔信的民族都把这秘密称作神,我们应当尊重这秘密。 在对待自然的态度上,现在大概不会有人公开赞成掠夺性的强盗行径了。

但是,同为主张善待自然,出发点仍有很大分歧。 一派强调以人类为中心,从人类长远利益出发合理利用自然。 另一派反对人类中心论,认为从根本上说,自然是一个应该敬畏的对象。

我的看法是,两派都有道理,但说的是不同层次上的道理,而低层次的道理要服从高层次的道理。

合理利用自然是科学,不管考虑到人类多么长远的利益,合理的程度多么高,仍然是科学,而科学必有其界限。 生态不仅是科学问题,而且是伦理问题,正是伦理为科学规定了界限。 旅游业发展到哪里,就败坏了哪里的自然风景。

我寻找一个僻静的角落,却发现到处都是广告喇叭、商业性娱乐设施和凑热闹的人群。

在城市化进程中,我们必须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将给子孙留下什么?我们是否消灭了该留下的东西,又制造了不该留下的东西?我们把祖宗在这片土地上创造的宝贵遗产糟蹋掉了,把大自然赠与的肥沃田野鲸吞掉了,盖上了大批今后不得不拆的建筑,它们岂不将成为子孙的莫大难题,一份几乎无法偿还的账单?建设的错误是难以弥补的,但愿我们不要成为挨好几代子孙骂的一代人。 句子标签:上一篇: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