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西方诗歌 > 正文

清朝官史:曾国藩为何不得咸丰帝重用? – 半山散文吧

时间:2019-07-10 17:31 作者:admin

清朝官史:曾国藩为何不得咸丰帝重用? – 半山散文吧

  自太平军起事后,咸丰可算是遭够了罪,白天黑夜地翻过来忙,都觉得时间不够。 更让他觉得晦气的是,花了那么多力气,成效却越来越低。 前线送过来的奏折,不是说这里让人给捅了一刀,就是说那里挨了一棍,久而久之,皇帝的自信心大受打击,都不怎么敢相信自己也能赢了,直到曾国藩的崛起。

  湘潭大捷点开了喜庆的炮仗,然后岳州、城陵矶,甚至是武昌克复的捷报都接踵而来,让人几乎有应接不暇之感。 那情景,仿佛是倒霉了一千年,眼看着就要转运了。

原来人生也可以充满着温暖!要说在籍官员办理团练的不止一个,包括曾国藩在内,合计共有四十五人之多,然而除了曾国藩,没有一个整出样子,不是半途而废,就是销声匿迹。

  曾国藩成了今年的主打款,一众官员中,就数他最帅,帅得一塌糊涂,帅得无边无沿。

依稀还记得在京时,这家伙跟打了鸡血一样,拼着命往上递意见书的情景,也幸亏当初留了一手,要不然,现在纵使能收到礼包,也得落下一个不会用人的恶名。

显然这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得赶紧用,重用。

  尽管曾国藩当初出任时,有言在先,守孝期间不接受奖励或升职,但咸丰仍授他以署理湖北巡抚一职,并赏戴花翎。

署理的原因,就是考虑到曾国藩尚在守孝期间,一旦守孝期满,代理即可转正。

然而仅仅七天之后,咸丰又急匆匆地收回了这一任命。 具有戏剧性的转折出现在一次君臣谈话之后,谈话的主角,一个是咸丰,另一个是军机章京彭蕴章。   军机章京不是军机大臣,说穿了只是军机处的文书,专门帮着军机大臣们抄抄写写,比如王鼎案中那个给穆彰阿通风报信的陈孚恩,就是军机章京。 由于军机章京实际参与了机要,所以也被称为“小军机”。

  彭蕴章的诗文很有些名气,一辈子写了很多书,若是一本本码起来,比他人还高哩,然而此人有学问归有学问,却是食古不化,在政务上迂腐得很,是一个“有学无识”的典型。 咸丰跟他聊天,起初只是想抒发一下自己的好心情,没指望从这个木讷的小军机身上得到什么高见。   咸丰说:“你想不到吧,曾国藩这么一个书生,竟能建成奇功。

”彭蕴章当然也是书生,这话听了足以让他浑身醋味儿乱冒。

于是来了一句:“曾国藩不过是前礼部侍郎,一个老百姓罢了。 小小老百姓,在乡间竟然能够一呼百应,随者以万人计,这恐怕不是国家之福吧。

”就是这么不阴不阳的一句话,让咸丰脸色大变,沉默了很长时间。   很多人将咸丰的防范心理归结于“满汉藩篱”:曾国藩是一个汉臣,一个汉臣具有如此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手中又掌握兵权,对满族皇帝当政的王朝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

应该说,有这个因素,但并不能概括全部。

清代用汉臣掌兵权并非没有先例,比如横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名将岳钟琪就是一个典型。

  当时雍正任用岳钟琪,谣言满天飞,仅雍正自己收到的举报信就满满一筐,说他是岳飞的后代,要替祖先报“宋金之仇”云云,雍正根本就没有予以理踩。 其实很多时候,忌谁不忌谁,跟出身没有多大关系。

康熙时期的鳌拜(满八旗),雍正时期的年羹尧(汉八旗),谁是纯汉臣他们的下场可比岳钟琪惨多了。

  因为是汉臣,就想着要给对方穿小鞋,那是后人太小看这些清代皇帝了。 其实在曾国藩之前,江忠源追根溯源,也是手握兵权的湘军将领,不照样得到咸丰的信任重用,还被授之以安徽巡抚  这件事应该说是个案,其中彭蕴章的话起到了相当关键的作用,他抓住了两点,一是咸丰已经被下面的造反造怕了,生怕一不小心再跑出一个什么“秀全”来跟他捣乱,二是咸丰一向非常看重湖北的战略地位,认为它的作用和价值还远在广西湖南江西诸省之上,潜意识里就不愿将如此重镇轻授于人。   在咸丰眼里,曾国藩与江忠源虽都出自于湘军,但两人并不相同,江忠源的定位主要是武将,任务就是打仗,曾国藩却有号令一方的作用,他举办湘军的时候,虽有个湖南帮练大臣的名义,其实是赤手空拳,凭什么能一下子拉起如此大一个摊子呢如果让他长期据守湖北,谁又能担保他不会黄袍加身,成为下一个“曾秀全”  要知道,在这种内乱频仍的情况下,要趁机跳出来自己做皇帝的人不计其数,足以让你防不胜防。

人心之复杂难测,是说不清楚的一件事,从此咸丰就对曾国藩不太放心,而且这种心理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难以消除。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咸丰决定收回成命,改任曾国藩为兵部侍郎,专办军务——反正打仗要紧,就是让你当湖北省长,估计你也没那闲工夫。

可话不是这么说的,咸丰的朝令夕改,不可能不引起曾国藩的疑惑。

在从其它渠道得知个中内幕后,他的心顿时就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