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西方诗歌 > 正文

历史系是农村,史学家是农民

时间:2019-07-09 21:32 作者:admin

历史系是农村,史学家是农民

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妈就告诉我,如果不会写论文的话,就上“中国期刊网”,那上面有很多论文,可以学着写。   这件事,后来被我渐渐淡忘了,原因是我从来没有靠自己完整的写过一篇论文。   既然如此,也就不需要什么中国期刊网了。

  历史系,鉴于其沉闷压抑的授课方式和学习传统,是当之无愧的论文高产系,这一点不用调查研究也知道的明明白白。   一转眼又到期末了,期末是历史系论文产出的高峰期。

  话说一日,我正为论文难产一事挠头。

原因有二:  1、百度搜索论文资源太少,且重复率高,易穿帮。   2、抄书虽然保险,但效率低下,费时费力。   我能解除烦恼,多亏了江岩同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从妈以外的人口中听到“中国期刊网”这个东西。

  轻松量产论文的方法,在别的系早已广为流传。

  而历史系秉承其长久以来的光荣传统,竟“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想想看,大伙还真不愧是历史系的,的确令人放心。

  返乡之期日近,我登陆“中国期刊网”的次数也日渐增多。   世上总是颇多巧合,谁能想到,身为历史系屈指可数的第一志愿录取者,我与史学论文首次高密度的亲密接触,竟是在想方设法“生产”论文的过程之中。   粗略地看了几篇“史学论文”,发现其写作特点大概可概括为以下几点:  1、文章结构与逻辑极其简单。 一个气势磅礴的题目下,一篇洋洋几千上万字的文章中,往往仅仅包含了几个显而易见的观点而已。

也不嫌丢人哉?  2、无用叙述连篇累牍。 很多众所周知的史实和道理,往往要用大量文字备加详述。

这是写给民工看的还是写给谁看的?  3、论证方法极其简单与机械。

为了论证自己的观点,论者所需要做的,不过是钻进故纸堆翻史料这种要求意志力而不要求智力的工作,然后再以简单的逻辑将大量史料进行堆砌和相互联系,最后给文章注上一屁股的参考书目就算完工了。

不知道他们干这些时可曾想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请问,在对智商和逻辑思维的要求上,在对一个人文笔和才华的锻炼上,这和农民伯伯种粮食的工作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  和真正的文章相比,这些也能叫文章?  我从来不否认学术研究的高贵性。

学术研究和体力劳动,无疑都是值得人们去尊敬的。

  然而如此这般的高贵活动,是不是有点缺乏技术含量了些?  文学家,往往将多年阅读的精华,浓缩于一篇文章之中。   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

俯首甘为孺子牛。   哲学家的虚荣心,是用十句话说出别人用一本书说出的东西。   他们不用吃很多东西,挤出的是奶片。   而史学家的习惯,则是一句话能说清的问题,要用十句、一百句来说清。

  吃的是草,挤出的竟还是草……  而且,是一堆一堆的草。

  现在我终于知道,那些动辄几万几十万的论文是如何诞生的了。   由此,我也悟出一句话:  史学家是农民,历史系是农村,写论文如同干农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