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西方诗歌 > 正文

陪人相亲惹来惊魂一夜

时间:2019-06-10 12:31 作者:admin

陪人相亲惹来惊魂一夜

本周推荐家居产品:本周推荐网店知识:本文TAG:  倾诉人:白雪女26岁公司职员  记录人:本报记者周新  时间:4月26日上午10时  地点:金报编辑部  尽管不愿再回顾那惊魂一夜,可白雪还是鼓起勇气来找我,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用自己的经历给姐妹们一个提醒:千万不要和陌生男人独处,尤其在深夜。 感谢红药提供图片红药空间  陪朋友去相亲  4月23日下班后,我跟好友盼盼约好在汉口见面。 我们已很久没在一块儿玩了,她说刚认识了一个朋友,想把他带给我认识一下,让我看看这个人怎么样。   赶过去后,看到除了盼盼那一对,还有一个男人,经介绍知道,是盼盼男友的同事。 吃完饭后,我们4个人到酒吧去玩。 两个男人好像很开心,喝了不少酒,在酒吧里不停地蹦。

这种场合我不是第一次来,虽然跟两个刚认识的男人在一起玩,但也没觉得有什么。   真累,我跟盼盼说要回去休息,于是我们出了酒吧,可他们好像没有马上回家的意思,说硚口那边有美食一条街,建议去那里消夜。

本来不想去,可我不想抹盼盼的面子,既然他们心情那么好,我就成全他们吧。

  凌晨一点多开始,吃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

席间,我仔细端详了一下盼盼刚结识的男友,对他的印象还不错,我打算第二天就把自己的看法告诉她。 吃完后,她男友的同事开车送我们回去,还好,我们都在汉口,几乎是顺道。

  消夜时,两个男人又喝了不少酒,我还真担心他开车会出事。

盼盼和男友比我先下,我也打算下车然后自己打车回去,可盼盼男友的朋友说不必那么麻烦,只几分钟就可以把我送到家了。

我不好再推辞。   很快,在我的指引下,他把车子开进了我家小区。

  好心埋下祸根  车门已打开,正准备下去时,出于礼貌,我回头问他要不要紧。

他说喝多了头晕,问我能不能陪他坐一下。

我想到他这个样子开车回去很不安全,就决定陪他说一会儿话,等他酒劲儿好点了,我再上楼也不迟。

  刚坐回车里,我就发觉他有些不对劲,不仅往我身上靠,手上还有小动作。

但我还是没往坏处想,只是觉得他喝多了,有点失控。 可他的动作越来越大,不轨的意图已非常明显,我这才意识到危险,打算开车门出去。

但晚了,他已经提前将车门反锁了,我怎么弄都打不开。   我大喊大叫,希望能有人听到,可是那时都凌晨3点多了,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他说:你叫也没用,不会有人来救你。 他要我乖乖就范,我坚决不从。

他力气很大,把我推倒,几乎是摁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幸亏那天我穿的是职业装,一点都不暴露,不然我可真的遭殃了。   我恐惧至极。

我们才相识,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他怎么能对我做出这样的事呢?我哭起来了,求他,并且使劲地挣扎。

拉扯中,我包包里的公司账单都掉了出来,慌忙中,我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情急之下,我想到了打110报警。

号码是拨通了,但在那个狭窄的空间里,我没办法将自己的求救信息发出去。

  110的工作人员听到了我的哭声,很有经验,感觉到我处在非常危急的环境里,就告诉我,她来问,我只要回答是和否就行。 为了不让他发现我在打电话,我只能嗯嗯,但这个可恶的男人还是发觉了,一巴掌打过来,顿时,我的手机不见了。

不过,我也借着这个劲儿迅速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不能得逞。

  警察赶到解救了我  他想把我的双手给捉住,便使劲地拉我,可能用力过猛,我的身子在侧过来时被卡在了正驾驶和副驾驶座位的缝隙中,他怎么拉也拉不出来。

一时间,他无法得逞。 我趁机哀求他放过我,他不但没答应,还气急败坏地威胁我说:你要是再想反抗,我就破你的相!  接着,不知道他从哪个地方掏出了工具箱,大声说:你给我乖乖地听话!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装出顺从的样子,说自己受伤了,身上很痛,然后偷偷摸到了自己的手机,并且趁他酒劲儿还没缓过来,小心翼翼地再次打通了110。 还是那个工作人员,她报出了很多方位,我只需在正确的方位处轻轻地嗯一声即可,就这样,像猜谜一样,她最终摸清了我的大概方位,说马上会有警察赶过来。   这时,那个卑鄙的男人好像清醒了不少,他突然发动车子,打算从我家的那个小区开出去。 但警察的速度非常快,巡逻车已经从小区门口开进来了,刚好将他堵了个正着。

  我被解救出来时,已狼狈不堪,衣服的扣子被扯掉了,手上和脸上是一道道血痕。   警察将我们带到派出所,分开问询做笔录,我不停地哭,浑身颤抖。 警察安慰了我很久,我这才镇定了一些,将事情的整个经过都告诉了他们。 回家时,天都亮了,那真是一个不堪的夜晚!我洗了澡,可怎么都睡不着,尽管人很疲惫。

  中午我给盼盼打了电话,哭诉了事情的经过,她惊呆了,说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昨天,她已跟那个刚认识的男友分手了。

虽说我没遭受严重的后果,可想起那可怕的一幕幕,我的内心还是充满了恐慌,很难过。 要是我的男友知道了这件事,真不知道他会愤怒到什么程度?我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