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西方诗歌 > 正文

美丽与哀愁:第一次世界大战个人史([瑞典]皮特·恩格伦(Peter Englund) 著;陈信宏 译;万之 校)

时间:2019-05-15 18:30 作者:admin

这一次,“真实”的战争体验将如雪崩一般轰鸣而来。

《美丽与哀愁:第—次世界大战个人史》是瑞典作家皮特·恩格伦的非虚构文学力作,也是一部战争史书,它发源于一个问题:战争是怎样的感觉?皮特·恩格伦无意复述将帅们的功绩,他将全部目光投向那些被遮蔽的小人物——他选择23个来自不同阶级、国家、阵营的普通人作为主角,由他们的生命史抵达“真实”的战争。 在那场裹挟世界、疯狂厮杀的大战中,他们有过希望、愤怒、同情、悲哀,然后死在无不为人之的地方,变成故纸堆中的数字——他们不是操控战争的人,而是了解战争是什么感觉的普通人。 他们是亢奋或消沉的士兵、对战争游戏抱有幻想的探险家、成为医疗组织司机的知识女性、后方的主妇与儿童、作家、冷眼观察军政人物的公务员;他们之中有的成为英雄,有的死伤,有的陷入疯狂。

“死亡是那么寂静……”他们的声音不曾进入公众的听觉,只是在死神敲门时急切地写着日记或书信,而皮特·恩格伦找回小人物被遮蔽、被遗忘的声音,还原“一战”中的一天天。 所谓历史,正是这些平凡人物感受的小时刻。

皮特·恩格伦(PeterEnglund)1957年生于瑞典布登。 作家、历史学家、乌普萨拉大学教授,作品被译成15种语言传播在世界各地。

2002年,入选瑞典学院(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机构)院士,2009年至2015年5月31日,担任瑞典学院常任秘书。

他曾经长期在巴尔干地区、阿富汗、伊朗从事战地记者工作——他不是在书斋,而是在战地获得了更真实的战争体验——他针对波尔塔瓦会战所写的突破性著作单在瑞典就售出超过25万册。 他善于以个体的感受、情绪体现战争的复杂性,被称为“当代讲述战术、杀戮、战争心理至为杰出的一位作家”“高超的说书人”。

致中文读者人物介绍——上战场,不是为了金银财宝,不是为了祖国或荣誉,也不是为了杀敌,而是为了锻炼自己,为了强健自我,磨炼意志,砥砺操守。

这是我想上战场的原因。

——即便是危险的事,如今也变得寻常无奇,直到每一天的流逝似乎不再有其他引人注意之处,只剩下与死神的恒久亲近。 ——这就是战争。

令我们感到沮丧的不是丧生的风险,不是炮弹在落下爆炸之时发出的炫目红色火光……而是觉得自己有如木偶,被一个未知的木偶师所操控。

——你体内的野蛮人促使你仰慕起这片战场的肮脏、浪费、危险、争斗以及壮丽的噪音。

你不禁觉得,这终究才是人的目的所在。 ——这将会是我们承继的恶果,或者善果,总之是我们无可摒除的承继物。

结局尾声参考书目照片目录内容简介:这一次,“真实”的战争体验将如雪崩一般轰鸣而来。 《美丽与哀愁:第—次世界大战个人史》是瑞典作家皮特·恩格伦的非虚构文学力作,也是一部战争史书,它发源于一个问题:战争是怎样的感觉?皮特·恩格伦无意复述将帅们的功绩,他将全部目光投向那些被遮蔽的小人物——他选择23个来自不同阶级、国家、阵营的普通人作为主角,由他们的生命史抵达“真实”的战争。 在那场裹挟世界、疯狂厮杀的大战中,他们有过希望、愤怒、同情、悲哀,然后死在无不为人之的地方,变成故纸堆中的数字——他们不是操控战争的人,而是了解战争是什么感觉的普通人。 他们是亢奋或消沉的士兵、对战争游戏抱有幻想的探险家、成为医疗组织司机的知识女性、后方的主妇与儿童、作家、冷眼观察军政人物的公务员;他们之中有的成为英雄,有的死伤,有的陷入疯狂。 “死亡是那么寂静……”他们的声音不曾进入公众的听觉,只是在死神敲门时急切地写着日记或书信,而皮特·恩格伦找回小人物被遮蔽、被遗忘的声音,还原“一战”中的一天天。 所谓历史,正是这些平凡人物感受的小时刻。 作者简介:皮特·恩格伦(PeterEnglund)1957年生于瑞典布登。 作家、历史学家、乌普萨拉大学教授,作品被译成15种语言传播在世界各地。

2002年,入选瑞典学院(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机构)院士,2009年至2015年5月31日,担任瑞典学院常任秘书。

他曾经长期在巴尔干地区、阿富汗、伊朗从事战地记者工作——他不是在书斋,而是在战地获得了更真实的战争体验——他针对波尔塔瓦会战所写的突破性著作单在瑞典就售出超过25万册。 他善于以个体的感受、情绪体现战争的复杂性,被称为“当代讲述战术、杀戮、战争心理至为杰出的一位作家”“高超的说书人”。

目录:致中文读者人物介绍——上战场,不是为了金银财宝,不是为了祖国或荣誉,也不是为了杀敌,而是为了锻炼自己,为了强健自我,磨炼意志,砥砺操守。 这是我想上战场的原因。

——即便是危险的事,如今也变得寻常无奇,直到每一天的流逝似乎不再有其他引人注意之处,只剩下与死神的恒久亲近。 ——这就是战争。 令我们感到沮丧的不是丧生的风险,不是炮弹在落下爆炸之时发出的炫目红色火光……而是觉得自己有如木偶,被一个未知的木偶师所操控。 ——你体内的野蛮人促使你仰慕起这片战场的肮脏、浪费、危险、争斗以及壮丽的噪音。 你不禁觉得,这终究才是人的目的所在。 ——这将会是我们承继的恶果,或者善果,总之是我们无可摒除的承继物。

结局尾声参考书目照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