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西方诗歌 > 正文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改写(散文)

时间:2019-06-11 09:28 作者:admin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改写(散文)

我因参加了王叔文倡导的革新运动而被贬谪出京,在巴山楚水这本是一片苦寒荒凉之地居住,一搁就是二十三年,在这二十三年里,我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其间苦楚不言自如。   如今回到家中,虽然家乡的风景依旧,然而许多亲友都已去世,我只能徒然的吟诵《思旧赋》来表示悼念。 由于我被贬谪的时间长久以及世事的变迁和仕宦的升降,在这广大的朝廷,俨然已经没有了我的一席之地。

  我就宛如江上那即将沉没的一艘小舟,后启之辈就好比千帆竞渡,飞驰而过;又似那已经病死的枯木,眼睁睁地看着前方葱郁的新枝,在春天里孕育新绿,虽然自己在荒凉的地方寂寞地虚度了年华,固然无不惆怅,但现在新人辈出,个个志得意满,奔赴前程,这也令我感到欣慰。   今天听到您为我写的这首诗,感受到了您为我的打抱不平,让我们暂时凭借这一杯酒来振作精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