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西方诗歌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隔墙闻声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9 17:32 作者:admin

第一百三十三章 隔墙闻声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乐异扬觉得奇怪,问道:“王兄弟,你这是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王重瀚道:“乐大哥,你不要怪我了。

我本来应该早些同师父讲明你们的来历,这样师父就不会怀疑你们是奸细。 不过这几日师父实在是太忙,我连与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乐异扬听后恍然大悟,笑着说道:“我不怪你。

我知道你师父这几日很忙,他连玉衡子都没时间见。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了。 王重瀚松了一口气,调皮地说道:“乐大哥,我就知道你不会生我的气!你今天太厉害了,光凭一张嘴就揭穿了两个奸细的真面目。 同桌的前辈都在夸你呢。

我们进去接着喝酒吧,我答应过他们要多敬你几杯,不醉不归。

”说完便转身准备回屋。 乐异扬立即拉住他,靠再他耳边轻轻地说道:“王兄弟,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时间一起喝酒。 我找你有急事。

”王重瀚满脸疑惑,问道:“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比得上和前辈们喝酒重要呢?”乐异扬微笑道:“王兄弟,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我今后天天陪你饮酒。 你看怎样?”王重瀚欢喜道:“一言为定。 你说吧,什么事,只要我王重瀚做得到的,绝不会推辞!”乐异扬道了声:“爽快!”这时,他觉得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少年颇有义气,于是不不避讳,开始直呼其名道:“重瀚,大哥却有一事需要你帮忙。 我记得数日之前,你在藏龙客栈迎接西蜀七刀几位大侠,不知后来是否如愿以偿。 ”王重瀚道:“此事有些曲折,还好最后完成了师父交代的任务。 ”乐异扬好奇地问道:“曲折二字怎么讲?”王重瀚于是简略说了当日发生的事情。

乐异扬听后哈哈大笑,道:“重瀚,你和几位大侠是不打不相识啊。 ”王重瀚羞愧地说道:“乐大哥,你知道我武艺太差,那时几位叔伯的对手,多亏开阳子伯伯手下留情。 ”乐异扬听后,心想:“王兄弟与西蜀七刀汇合之后,马不停蹄返回瀛州,其间发生的事情,他必定一清二楚。 ”又问道:“你们离开藏龙客栈以后,可有遇到什么麻烦?”王重瀚噘着嘴,仔细思索一番,摇着头道:“麻烦到没遇到。 ”听了片刻,又补充道:“不过途中遇到一对契丹骑兵,说是追寻晋军的奸细,不过被几位伯伯巧妙避开了,契丹骑兵连我们的影子都没见到。 ”乐异扬这下有些失望。

昨晚那两个契丹奸细分明说了是被人派来寻找西蜀七刀的,而今两人皆死,此事就再无下文了。 王重瀚见乐异扬满脸阴沉,眼珠子一转,小心地问道:“乐大哥,你有事要找几位伯伯吗?”乐异扬叹了一口气,回答道:“本来是想同其位前辈谈谈,不过现在不必了。 ”王重瀚不解,耸耸肩,说道:“既如此,我们进去吧。

外面太冷了。

”乐异扬与王重瀚一前一后走进中庭。

王重瀚让乐异扬坐到自己身旁,跟他讲这次比武的一些看法。

乐异扬一边听这他口若悬河的话,一边独自喝着闷酒。 未过多久,逍散真人来到这桌前。 王重瀚见师父过来,急忙将身旁之位让给他。

逍散真人微笑着坐下。

王重瀚立即给师父斟满一杯酒。 逍散真人望了他一眼,指着乐异扬问道:“瀚儿,你们之前就认识了吗?”王重瀚一愣,见师父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乐异扬,只得连忙点头。

逍散真人道:“果不其然。 ”乐异扬此时已经微醉,未曾察觉逍散真人就在身旁,他喝完一壶酒,头也不回地伸出酒杯,说道:“重瀚,再给大哥满上。

”王重瀚怔怔地呆在原地,不敢去取桌上的酒壶。 逍散真人忽地掠过酒壶,不动声色地为乐异扬斟酒。

乐异扬正恍惚间,突然感到酒杯变重,握杯之手仿佛被重物压住下沉。 他以为是幻觉,这时微运真气,将酒杯持平,旋即又下沉。

乐异扬急忙转身,正想向王重瀚发问,却见斟酒之人是逍散真人,这时大惊失色,一不留神,手中的酒杯就像地面落去。

逍散真人见状,另一只手从胸前划了一道弧形,在半空之中截住酒杯,递给面前之人说道:“乐少侠,这酒我已珍藏数年,味道极好,不过浪费。 ”乐异扬恭敬地结果酒杯,额头上顿时冒出汗珠,顺手将酒杯放在桌上,站起身拱手拜道:“在下不知道长在场,失敬了。 ”逍散真人微微颔首,笑着说道:“乐少侠,不必拘礼,请坐下说话。

”乐异扬重新坐下,心中对刚才斟酒之事仍念念不忘。 这事在凡人看来是极寻常不过,但事实并非如此。 两人只这一会儿工夫,已经查探对方内力虚实。 隔物传功,乃上层内力心法,逍散真人静心修炼多年,已经练就绝佳内功,是以半杯酒水就可让人相形见绌。

乐异扬心中正是如此想法。

他虽有三十年内功,但较之逍散真人来讲,未能将其运用到得心应手的地步,所以一旦遇到高手,难免会吃亏。

逍散真人见乐异扬低头注视着地板,于是主动开口道:“乐少侠,敝人有一事不明,还望你能如实回答。 ”乐异扬此时酒已醒了大半,听出了逍散真人话中之意,说道:“道长,莫非你想问我为什么要来苍穹山庄?”逍散真人微笑不语。

乐异扬想到毕竟是不请自来,担心王重瀚受到师父的惩罚,继续说道:“武林大会乃江湖上的盛事。 在下才疏学浅,正想借此机会向各位前辈请教。 除此之外,再无他意。

”逍散真人见他说得坦坦荡荡,并无有意期满之意,哈哈大笑道:“乐少侠,你误会了。 熟话说,来者皆是客,敝人定会一视同仁。 只是方才听到你与小徒谈及玉衡兄几人,所以才有此一问。 ”乐异扬与王重瀚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很吃惊。

原来方才两人出门之时,已被逍散真人注意到。

逍散真人不知发生什么事,于是屏气凝神,与人声沸腾之中将乐异扬与王重瀚之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