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西方诗歌 > 正文

我叫吕建福,我专拍领导

时间:2019-06-12 18:35 作者:admin

我叫吕建福,我专拍领导

  “您好,我叫吕建福!我知道您是领导!我专拍领导!”  说这话的吕建福,是河南电视台的一名摄像记者。 不过,他拍的不是电视新闻里一身正气的那种“领导”,而是开着公家车干私活儿的“领导”。

  3年来,这个记者利用私人时间,在河南各处拍摄了数千张公车私用、违规驾驶与停放的照片———景区里的市委市政府专用车、饭馆旁的医疗车、公园里的税务车,还有放学时候亮着警灯接孩子的警车。

因此被处理的公务员,就有几十个。

  他的“成名之作”,是一次“智取奥迪A8”的故事。   那是2007年1月的一个下午,一辆奥迪A8仗着有某政府部门派发的“特别通行证”而拒交4元钱停车费。 偶然经过的吕建福刚举起摄像机,就被司机一把夺下摔坏。

女车主则悠哉地吐出一句“别拍不就OK啦”,然后拿起个指甲刀,“吧嗒吧嗒”地剪起指甲来。   可当晚8点,这个场景就在网络上出现并迅速“蹿红”。 原来,吕建福的衣服里还暗藏一个微型DV。

结果,车主被网民“人肉搜索”出是当地一个检察院官员的朋友,“特通证”的乱发问题由此浮出水面,随之被大力整顿。

  “这是我的独门秘笈,专治各种不服。 ”吕建福操着一口浓重的河南口音,得意地说。

  这是个地地道道的河南人,身高不到一米七,但脾气大、性子急,又做过5年海军,到现在还保持着遇人敬军礼的习惯,提起“特权车”,这个46岁男人的嘴里就迸出俩字儿:“不公!”  这种感觉来源于他的职业。 因为长期在电视台跑民生,他交了很多交警朋友,并耳闻目睹了街头“特权车”的种种丑态。

  比如,碰见违章的公务车,许多时候,司机就会掏出手机拨个号,摇头晃脑地冲交警说,“你接”。 更有甚者,凭着自己有关系修改罚单,“主动挑衅”,明明50的罚单,愣让开200。

  据说,曾经有一个年轻交警,在被司机挑衅后,气得拿圆珠笔在空白处写下了“改此单者死全家”,一遍一遍,直到写满才作罢。 1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